李瑞恬:将心遗落在青海(中)

葡京网投发布于2019-10-17 15:43|热度:

  :对于大西北,每个人都会有不一样的执念。有人是对神奇地貌的向往,有人是憧憬那无尽的旷野,也有人因为生活在江南的缘故,对西北有了别样的热情。

  青海的天气没个定数,在青海湖边时晴雨不定,大太阳一会儿就没了光芒,冷冽的雨下着下着明朗起来。刚到卓尔山下,是凉风细雨,本计划登山无奈只好在县里逛逛。

  雨停了。我们没上山却吃到了牛骨汤和大盘鸡。大大的一碗牛骨汤配上凉馍馍简直妙极了,汤里不仅有牛肉还有嚼劲十足的红薯粉。原本以为一碗就饱了的我愣是吃了五六块鸡。大盘鸡的分量比食堂的多太多,而且里面的宽面蘸着浓浓的酱汁又香又带有孜然淡淡的麻味。

  从店里出来后,天色渐黛蓝,山上亮了小彩灯,原本暮色中平淡的山一下子生动了起来。记得过节的时候小区里有户人家的院子挂满了斑斓的彩灯,路过时我总想这是不是所谓仪式感。有时,节日是需要一点氛围的烘托才有感觉的。

  第二天在卓尔山上更觉得整座山都在欢愉中。风中飘荡的彩旗,山下金灿灿的油菜花田,蜿蜒上山的栈道,两边时而可见的丹崖赤壁,远山山尖上的白色小帽……卓尔山能爬上的最高点并不高,一路走走停停,阳光很好,心情明朗着,周围的一切也都轻松自在。

  一直觉得人类的情感非常神奇,“带着有色眼镜看世界”“忧伤时风也在哭泣”,万物本无情,只因你我是情圣。

  丹霞地貌和雅丹地貌这两个这么“地理学术”的名词,让我倒吸了一口冷气,虽是高考选地理的人,但自然地理的各种成因和分布着实让我抓狂。简单来说,丹霞地貌是由流水侵蚀而成的,而雅丹地貌则是典型的风蚀性地貌。从外观上来看,丹霞是广袤大地上狂奔的色彩。古有“色若渥丹,灿如明霞”,精确地点明了彩丘在明媚日光下的绚烂赤红、杏黄等奇异明亮的色彩。待到阳光爬上山头,蔚蓝渐渐晕开,才能看到“红色混杂着灰、白、绿、橙、黄等多种颜色,如同一条彩带溶解在了起伏不定的地面上”。这时的张掖名副其实的七彩丹霞才会有宣传照上的光彩夺目。

  没去到魔鬼城,但公路两边的雅丹足矣震惊。关于风蚀性地貌地理书上有段非常贴切的说明:“地表沙尘和碎屑被风力侵蚀搬走,常形成戈壁和裸岩荒漠”。无法想象,四面八方、看不见尽头的全是一个一个有着陡壁的小山包,安安静静,不急不躁,好像身处一副巨大的画卷中,我们真的非常渺小。云彩已是画好的,小山包也是画好的,而时间不再流逝。